• <output id="japrr"><table id="japrr"></table></output>
    <nav id="japrr"><output id="japrr"><wbr id="japrr"></wbr></output></nav>
  • <tt id="japrr"><table id="japrr"></table></tt>
    <nav id="japrr"><output id="japrr"><form id="japrr"></form></output></nav>
  • <wbr id="japrr"></wbr>
  • <tt id="japrr"><table id="japrr"></table></tt>
  • 今熱點:拒絕情感綁架 半數受訪青年認為應勇于向高額禮金說“不”
    2023-10-27 10:45:54 來源:中國新聞網 編輯:

    超九成受訪青年感到隨份子有負擔

    拒絕情感綁架 半數受訪青年認為應勇于向高額禮金說“不”


    (資料圖片僅供參考)

    每到節假日前后,各種婚禮喜宴紛至沓來,不僅考驗時間管理能力,對個人的錢包同樣是一次考驗。而且隨著生活水平和婚宴檔次的提高,份子錢也水漲船高,讓不少年輕人感受到了壓力。

     

    近日,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wenjuan.com)發布的一項有1000名受訪青年參與的調查顯示,93.2%的受訪青年在隨份子上有負擔,其中51.2%的受訪青年認為既有經濟負擔、也有人情負擔。50.2%的受訪青年認為應勇于向高額禮金說“不”,拒絕情感綁架。

    超九成受訪青年表示在隨份子上有負擔

    今年十一假期,重慶的95后劉書揚到湖南參加了一場婚禮,“新娘是我的大學室友,關系很好,畢業后一直保持聯系,收到結婚請柬時就說好會參加。”為此劉書揚早早訂好車票,提前一天趕到酒店,“當天晚上我們聊到很晚,聊過去的經歷,暢想今后的生活,也和她約好之后來參加我的婚禮。”提到隨份子,劉書揚沒有覺得給自己帶來困擾,“我包了一個520元的紅包,表達祝福和心意。”

    “工作后,需要隨份子的地方越來越多。”現居合肥的00后王子萌(化名)感慨,不僅好友結婚要隨禮,同事生孩子、辦滿月酒同樣要隨禮,雖然每次的禮金不算多,但累加起來仍是一筆不小的開支。王子萌坦言,有時隨份子有種“身不由己”的感覺,“前幾天有同事在工作群發了結婚喜帖,邀請大家參加,原本考慮跟對方關系一般,不打算參加了,但得知別的同事都準備到場,自己只好也去。”

    在蘇州工作的90后彭俊同樣感受到了壓力,“在辦公室環境下,如果同事發了請柬,自己不參加或沒有表示,會顯得失禮。但如果關系一般,去參加又會覺得很不自在。因此時常會在去與不去之間糾結。”彭俊覺得,除了人情壓力,酒席上的社交環節同樣讓自己感到別扭,“我不是個社交能力很強的人,遇到半熟不熟的社交局,大多情況都選擇微笑保持沉默,所以每次參加別人的婚禮,都會有較大的心理負擔。”

    調查顯示,93.2%的受訪青年在隨份子上有負擔,其中51.2%的受訪青年認為既有經濟負擔、也有人情負擔,23.4%的受訪青年覺得主要是人情負擔,比例高于認為主要是經濟負擔的(18.6%)。交互分析發現,男性受訪青年認為主要是人情負擔的比例更高,為29.1%。

    西南財經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馮華介紹,從一些機構發布的數據來看,近些年個人的人情往來支出總額以及在個人總支出中的占比都是在上升的。“一個直觀的感受是,十來年前200元的份子錢是比較有面子的,但現在可能得500元甚至更多,才覺得拿得出手,而且份子錢不隨則已,要隨就要達到大家公認合適的標準,所以份子錢水平越來越高。另外,從社會關系的角度來看,社會交往除了有強關系,還有弱關系,關系越強,交往越深,就越容易用比較高的金額來彰顯關系的親密性,而弱關系雖然緊密度不高,但無限擴大也會帶來較大的經濟負擔。”

    對于人情負擔高于經濟負擔,馮華認為,份子錢包含經濟屬性和情感屬性,份子錢的經濟價值是有限的,但其蘊含的人情面子、交往互惠、感情交流等意涵,往往很難衡量其價值,反而讓人更有壓力。

    讓份子錢回歸祝福和互助互惠的本意

    彭俊覺得,隨份子、吃酒席,在一定程度上為維持人際關系提供了途徑,“現在人都比較忙,有的朋友好多年見不上面,有個機會讓大家聚在一起,聯絡感情,對維持社交圈有好處。但過度的人際交往,尤其是與一些僅是點頭之交的人交往,搞不好會讓關系變得更尷尬。”彭俊覺得,隨份子的過程也是篩選個人社交圈的過程,不想認識陌生人,不想加入某個圈子,可以不參加,從而適當屏蔽某些無效社交,避免浪費時間和精力。但他也感嘆,有時隨份子并不是為了與他人交往,僅是為了維持基本的“面子”,“人可以不到,但禮一定得到。”

    份子錢應該取消嗎?調查顯示,46.1%的受訪青年認為隨份子已經“變味”,應該取消,33.6%的受訪青年認為隨份子是一種祝福,不應該取消。交互分析發現,00后受訪者認為不應該取消的比例更高,為40.9%,高于認為“應該取消”的比例(37.7%)。

    “作為人際互動的載體之一,份子錢不太可能消失。但也應當看到,現在不少年輕人為份子錢而困擾,這反映出年輕人對高額份子錢的抗拒,也是對非個人核心網絡的人情交往的抗拒。”馮華認為,重點不在于是否取消份子錢,而是如何讓份子錢回歸原本的含義。“現在有些數字有著豐富的寓意,比如‘1314’,如果隨1314元,可能會讓人有壓力,但如果是131.4元,相對就不會覺得有負擔。份子錢是用來表達心意的,應該在經濟能力范圍內表達祝福。”除了給份子錢“減負”,馮華認為,改變份子錢的形式也值得嘗試。比如在農村的熟人社會,誰家辦喜事,親戚鄰居們會過來幫忙,通過資源交換,把喜事辦好。所以可以通過一些技能的交換,比如會做蛋糕的做個蛋糕,會化妝的幫忙化妝,讓婚禮更熱鬧,讓人際關系更親密。

    調查顯示,60.6%的受訪青年認為隨份子是表達心意和祝福的方式,58.9%的受訪青年認為是一種傳統習俗,55.9%的受訪青年覺得是人情面子的體現,48.9%的受訪青年認為是維持關系的手段。

    “我們這邊隨禮比較自由,一兩百元同樣拿得出手。”現居廣州的95后張佳參加過幾次婚禮,基本上每次包的紅包不超過200元,“隨禮隨的是心意,而不在于金額的大小。有的人家還會把賓客隨的禮金折個角返回去,表示收到祝福了。”張佳覺得,禮金的金額大小并不能與關系遠近畫上等號,相對低的禮金反而能讓人際交往更純粹,更有利于關系的維系。

    想要實現隨份子自由,50.2%的受訪青年認為應勇于向高額禮金說“不”,拒絕情感綁架,45.7%的受訪青年覺得應轉變以金額大小衡量關系親疏的觀念,25.5%的受訪青年認為可以用其他方式代替份子錢,23.7%的受訪青年覺得應移風易俗,為份子錢“減負”。

    劉書揚已定下明年1月辦婚禮,對于能收到多少份子錢,她沒有考慮過,也不太關心。劉書揚感覺,現在大家對份子錢的關注和討論遠遠超過了婚禮本身,參加婚禮仿佛變成了一個負擔,反而失去了祝福的本意,“很多好朋友遠在千里之外,平時只能通過線上聯系,如果我的朋友能來參加我的婚禮,就是最好的禮物。”

    此次調查的受訪者中,男性占36.8%,女性占63.2%。00后占15.9%,95后占18.8%,90后占35.4%,85后占16.9%,80后占13.0%。來自一線城市的占33.0%,來自二線城市的占37.1%,來自三四線城市的占21.8%,來自縣城或城鎮的占5.8%,來自農村的占2.3%。

    中青報·中青網見習記者 王志偉 記者 李潔言 來源:中國青年報

    關鍵詞: 份子錢 面子 變味 禮金

    相關閱讀
    分享到:
    版權和免責申明

    凡注有"環球傳媒網 - 環球資訊網 - 環球生活門戶"或電頭為"環球傳媒網 - 環球資訊網 - 環球生活門戶"的稿件,均為環球傳媒網 - 環球資訊網 - 環球生活門戶獨家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必須注明來源為"環球傳媒網 - 環球資訊網 - 環球生活門戶",并保留"環球傳媒網 - 環球資訊網 - 環球生活門戶"的電頭。

  • <output id="japrr"><table id="japrr"></table></output>
    <nav id="japrr"><output id="japrr"><wbr id="japrr"></wbr></output></nav>
  • <tt id="japrr"><table id="japrr"></table></tt>
    <nav id="japrr"><output id="japrr"><form id="japrr"></form></output></nav>
  • <wbr id="japrr"></wbr>
  • <tt id="japrr"><table id="japrr"></table></tt>
  • 大尺度免费网站女同性恋